老参谋
略家——“全略家学术流派”的简称!
http://laocanmou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装甲侦察连——红牌子VS黄牌子

2013-07-08 17:22:32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人生感悟 | 浏览 13529 次 | 评论 0 条

  甘肃的河西走廊,自古是丝绸之路的要道,尤其以酒泉地区为战略要冲。酒泉东南接兰州,西北接新疆,北面就是外蒙古,南面就是青海。1989年时,酒泉市人口不足30万,整个酒泉地区,包括嘉峪关市,总人口不到100万,但面积却有近20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欧洲的许多国家的面积。所谓河西走廊,是指从途经兰州的黄河西北方向的永登县的乌鞘岭起始,向西一直到甘肃与新疆接壤的星星峡(入疆必经之地),南侧有祁连山和阿尔金山,北侧有马鬃山、合黎山和龙首山,长达1400公里,南北宽达2公里至100多公里,由东南向西北延伸的狭长“走廊型”谷地,故称河西走廊。
  在1985年以前,这里是中国人民解放军19军的防区。19军,下辖55、56、57步兵师,其中驻扎在武威的56师就是著名的战斗英雄邱少云所在的老部队。而55师,更是不得了。在1962年对印度的反击作战中,一路追歼,消灭印军一个旅。出了著名的战斗英雄庞兴国,1988年时,印度公开点名要55师上前线,说是要全歼这支英雄部队以为印军雪耻。而57师,如果子豪告诉你的话,那就是,子豪以后要去的装甲侦察连,最早就是由57师的老步兵侦察连改编过来的。
  杜绍山是19军最后一任军长,而最后一任参谋长郭伯雄先是兰州军区司令部副参谋长,后来是47军军长,再后来就是军委副主席。实际上,郭伯雄的家离子豪的外公家只有二里路,子豪的舅母就是张村的。
  酒泉,如此战略要冲,当然驻守了一支解放军的坦克师。而坦克第12师的根子是军委装甲兵部所属的院校部队和北京军区的坦克部队。根据《坦克第12师简史》介绍:
  “1969年8月15日批准,以兰州军区坦克独立第12团,坦克自行火炮第264团(装甲兵学院教练团)、第2坦克学校教练团为基础,并从军委装甲兵机关、院校和北京军区炮兵抽调人员,于1969年10月12日,在北京市组成坦克第12师。辖3个坦克团,4个直属营、3个直属连、1个教导队。师长都曼令,政委高增全,副师长阚志广,参谋长李敬学。10月14日,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坦克12师在京的85名团以上干部。”
  子豪去的时候,恰逢建师20周年,不过,这是第二年子豪参与过的事。但子豪知道,那个政委高增全就是著名电影《南征北战》的主角——高营长的原型。第二年,都师长和高政委,子豪都十分荣幸的见过了。这是后话。
  检查考核完装甲步兵团的首长机关作业后,子豪有一天给政委送要件。子豪打报告进去,敬礼时,他注意到政委盯着看了半天子豪肩扛的红牌子,说了一句,红片子很显眼啊。其实,杜政委是子豪所知道的解放军中少有的师级少将,据说1988年评军衔时,全军只有3个正师级军官被评为少将,而杜政委就是其中之一。机关的参谋干事助理们私下叫他“河西一颗星”。政委人很和善,对新参谋总是客客气气的,此时签署自己的意见也很痛快,大致看完内容后,就唰唰签上自己的大名。他签名时,子豪却一直盯着他的黄牌子在看。
  “天啦,这是将军啊,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扛上这颗星啊!”子豪笔直地站在政委办公桌前当时就是这样想的。
  政委终于签署完了,然后递给子豪。子豪急忙双手接了过来。打了敬礼,然后直奔其他师首长那儿。因为,政委签署的意见是“已阅,请师长阅示,还请参谋长具体指导……”
  整个下午,子豪就是为了这份文件东奔西跑的,可算最后完成了。当晚饭的号响起来时,子豪也正从大办公楼南侧楼梯向下走,他没注意,政委就跟在后边。
  到楼梯拐弯处时,政委和子豪平行了,政委感叹了一句,“你这个红牌子真漂亮啊!”子豪吓一跳,想敬礼,政委示意不用。然后,两人平行着向下走。正从二楼走出来的参谋干事忽然看到这一幕,都十分惊讶。三楼突然下来两个人,一个是肩扛少将黄牌子的,大名鼎鼎的师政委,一个是肩扛学员红牌子的,名不见经传的一名年轻人。
  众人惊愕之余,也跟着两人向楼下走去。只不过,大家有意保持着与政委的距离。子豪尽管不自在,还是硬着头皮跟着政委向下走。
  政委突然说了,“哎呀,你的红牌子真漂亮啊,真是年轻有为啊。”
  这话把子豪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。就说,“政委,您如果喜欢的话,咱们俩换一下,我戴黄片子,您带红牌子,怎样?”
  政委显然被这个红牌子的学员逗乐了,笑着说,“我倒是想换,上级不允许啊。”然后政委边走边问子豪的一些个人情况。
  这一老一少,在身后跟随的一大群正在下班的参谋干事助理的目光注视下,一直走出办公楼大门口。估计政委倒是很习惯,但子豪始终不自在。
  出了办公楼大门口,子豪赶忙对政委说,“政委,您下班哦,我到科里打印文件去。”急急忙忙的敬了个礼,就跑了。
  回科的路上,子豪在想,估计那些不认识子豪的,以为自己是政委的什么人呢。不过,自从与政委这么一走,子豪的知名度是提高了。那个时候,“知名度”这个词是不常用的。
  以后,子豪在师服务社遇到了政委的爱人,一个姓李的嫂子,人也很好,对来买东西的干部战士都很热情的。据说,她是服务社主任。但不幸的是,1991年的春天,当3月8日一场黑沙风暴打击子豪所在的二排的玻璃时,弄得5班宿舍乌烟瘴气的第二天,子豪听说,政委的爱人加上侦察科的张参谋,宣传科的赵科长,还有师医院的张护士长,在嘉峪关市被一辆大卡车撞击而身亡了。过了几天,子豪参加了师里为他们举行的追悼会。当时子豪为这些熟悉的人们,伤心又难过。
  多少年后,当子豪回忆起与政委伴行的那一幕时,他终于想明白了政委为啥对红牌子说了两次好呢。因为,红牌子,意味着年轻,意味着青春!
  青春,那是用金钱、权力、军职这些东西,根本无法交换的,人生最宝贵的东西。所以,今天的年轻人,要珍惜你的青春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
  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,就是童子豪同志终生的座右铭。
  20多年后,当子豪大半个头露出白发,接近于杜政委的年龄时,才真正明白了政委当时的话来。(小说原网址:http://www.junshishu.com/Book22274/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我对未来战争的五种构想——看《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论中国“信息前沿存在”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老参谋

前解放军中校——21集团军装甲第12师首席侦察参谋+首席作战参谋。现“思想家”、“战略家”站长,略家学派6.3级研究员、秘书长、略家私塾现任私塾长,骨灰级中国军事评论员。QQ:21780879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